山东河南河北多县市蒜薹滞销 盲目扩种何时休?
口碑网
2017-05-19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5月7日,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胡集镇东孙楼村,一处冷库的收购点内,村民挤在过磅处,有的甚至为了能抢先过磅而争吵起来,最终他们的蒜薹以每斤2毛钱的价格被收走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李隽辉/摄

  对于山东省金乡县的蒜农来说,5月是个丰收的季节,可他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今年当地蒜薹的产量和质量较往年均有不小的提升,但蒜薹的价格却一落千丈,有些乡镇的地头收购价甚至低至每斤0.1元。

  面对滞销的蒜薹,有的蒜农选择忍痛倒掉,也有人在网络上寻找爱心人士的帮助,多少挽回了一些损失。然而,网络求助并不能解决所有蒜农的问题。不只在金乡,山东、河南、河北的多个县市同样出现了蒜薹价格暴跌的现象。究竟是何种原因,让曾经的“贵族蔬菜”价格大幅跳水?接下来,蒜薹的价格会对新蒜价格产生影响吗?

  蒜薹价格不足去年的零头

  5月7日早上6点,金乡县鱼山镇李庄村的张学玲夫妇就来到地里拔蒜薹了。与往年相比,这样的作息时间并不算早,老两口也早已没有丰收的热情和喜悦——这都是因为蒜薹价格太不争气了。

  “去年每斤卖一块五六,今年卖两毛,连去年的零头都没有。”张学玲说。

  蒜薹是大蒜的花茎,任由它继续生长会消耗大蒜的营养,影响蒜瓣的发育。此外,拔下的蒜薹很容易变质,“搁一夜就黄了”,所以拔完的蒜薹得及时卖掉。多位蒜农表示,因为雇人拔蒜薹是赔钱的,他们只能请亲朋好友来地里帮忙。

  在短短的七八天中,金乡县的蒜薹集中上市。5月7日,记者在金乡多个村庄的路口看到,收购蒜薹的货车前停满了农用三轮,两三个蒜农吃力地把四五百斤的蒜薹拖到台秤上,却只能换回100多元的收入。

  在当地蒜农眼中,主要产生经济效益的是大蒜。作为大蒜的附加产品,往年收购价1.5元左右的蒜薹,只是用来抵消蒜地的肥料与薄膜成本。据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调查,今年金乡每亩蒜地的成本大约四五千元,其中以蒜种和人工费用为主。

  蒜农杨生环称,收大蒜时要雇工人剜蒜,“得六七百块钱一亩”,种蒜时也没法使用农用机械。多位蒜农表示,2016年金乡每亩蒜地平均产蒜薹四五百斤,每斤接近2元;平均产干蒜2000多斤,每斤约4元。扣除成本,蒜农去年每亩地可以赚到四五千元。

  然而,今年蒜薹的地头收购价,仅仅在最初的5天徘徊在0.8~1.2元的较高位置,此后便一路下跌至0.2元左右。在胡集镇董庄村,一些蒜农购买了以前从未用过的打叶机,准备直接削掉蒜薹,哪怕这样会伤了大蒜的叶子。蒜农们认为,既然蒜薹赔钱已成定局,不如及时止损,寄希望于十几天后成熟的大蒜能卖个好价钱。

  供需失衡,蒜薹增产不增收

  为了保证质量,拔下的蒜薹必须在当天存入冷库。5月7日下午,记者看到,装满蒜薹的农用三轮在胡集镇的多家冷库前排起了长队。蒜农在冷库的台秤前挤来挤去,希望尽早将自己的蒜薹过秤卖出。

  一名从安徽合肥赶来的批发商说,他第一次来金乡收蒜薹,因为今年蒜薹产量过多,比其他蔬菜便宜。他准备租用冷库的部分空间,等到春节蒜薹价格涨高时,再择机往外出售。

  据了解,一般每个产区的蒜薹只有3~5天的采收时间,但经过冷库保鲜后,蒜薹的贮存期可以达到8~10个月。

  不过,冷库老板高东华认为,虽然金乡今年的蒜薹品质不错,但冷库的收购价不会太高,“一看产量这么大,没有收的价值了”。而且,天气变化以及其他蔬菜的竞争,会导致每年蒜薹的出库价格波动极大,冷库也不愿冒险多收蒜薹。

  多位大蒜批发商告诉记者,今年蒜薹价格暴跌的原因主要是供需关系失衡。尽管主要大蒜产地金乡的增幅有限,但在河南、河北的部分县市,当地农民种蒜积极性空前高涨。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的数据显示,2016~2017年度大蒜播种面积保守预计约增长10%,将达到1280万亩。

  受极寒天气影响,2016年山东、河南等大蒜主产区减产严重。商贩惜售、游资涌入等因素也助涨了蒜价,使大蒜全年批发均价上升至每斤5.5元。因此,去年金乡每斤大蒜的地头收购价也得以维持在每斤4元多的高位,这让蒜农们尝到了甜头。

  高河街道皮庄村的一位蒜农坦言,因为看好去年大蒜的行情,他今年直接将蒜地从三亩扩种到六亩半。而受高蒜价的诱惑,许多金乡蒜农还会选择去外省包地种蒜。“马庙镇的3个青年在河北邢台包了1000亩蒜地,铁定赔了。”蒜农王四恩说。

  避免盲目扩种,需要信息引导

  另一方面,今年适宜的天气,更是增加了蒜薹的产量。“这段时间温度上升,雨水又给上了,晴天还多。” 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会长袁北斗说。多位蒜农表示,他们今年每亩地能多收三四百斤蒜薹,质量也不错。

  上升的温度,甚至使某些地区的两茬蒜薹同时成熟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春天一些蒜薹产地的气温相对较低,但是“五一”前气温突然升高,导致早熟蒜和晚熟蒜出蒜薹的时间重叠在一起,进一步增加了市场的供给。

  袁北斗还表示,往年河南蒜薹主要面向市场销售,入冷库的比例较低。今年河南蒜薹产量大幅增加,当地的冷库就没有能力消化了。此外,今年各类蔬菜价格普遍偏低,也无形中拉低了蒜薹的收购价格。

  与此同时,很少有企业愿意收购蒜薹用于深加工,这意味着蒜薹的集中供应很难在需求端缓解。据袁北斗介绍,当地有企业把蒜薹加工成规格长度,用于对韩国、日本等国的外贸出口,但加工标准较为苛刻。酱菜企业对蒜薹的需求量也很小。因为蒜薹对于物流保鲜条件有较高要求,当地一些电商企业也不敢将其放在网上售卖。

  在袁北斗看来,将蒜薹和大蒜的价格稳定在合理的区间内,对蒜农和企业都有好处。这就需要行业协会带动大企业,在全国范围内做好种植信息的引导和宣传。

  “信息发布肯定是有意义的,但首先要保证信息的权威性、中立性。”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盛威说。实际上,年初中国农业科学院发布的《大蒜2016年市场形势及2017年市场预测》,已经预测到2017年大蒜产量将明显增加,并建议蒜农需提早防范风险,将蒜苗或蒜黄出售。

  王盛威还表示,如果在种植前做意向调查,也可以科学地预估蒜价走势,为蒜农提示风险。但这些信息可能会影响部分种蒜大户,种植几亩地的小农户未必会听从建议。“从价格走势规律来看,一个大年一个小年是特别正常的”。

  经历了低迷的蒜薹价格后,对于即将上市的新蒜,蒜农们既期待又担心。目前,金乡刚刚上市的鲜蒜价格为每斤1.2~1.5元,干蒜价格为每斤3~3.5元,前者仅略高于干蒜每斤2元的种植成本。或许需要再过些时日,蒜农们才能知道去年种蒜的选择是否正确。